文明网搜索

徐桂兰:为脑瘫儿子撑起一片天

发布时间:2016-12-16    来源:姑苏晚报
选择文字大小  

  徐桂兰正在照顾儿子

  她,是一个普通的农妇,更是一位伟大的母亲。28年来,她用自己的坚韧撑起了一个命运多舛的家,她更用坚守,为脑瘫的儿子撑起了一片生命的蓝天。没有惊天动地的壮举,也没有曲折婉转的故事,她用一万多个日夜的真情守候,告诉身边人什么是血脉深情。她,就是昆山市周庄镇南湖村村民徐桂兰。

  面对厄运,她不离不弃

  徐桂兰一家四口住在一艘船上。屋内,不大的船舱被隔成4小间。里间住着徐桂兰和孙子,中间两间分别住着儿子、女儿,靠近船头的地方是简易的厨房和餐桌。船屋不大,但是里外干净整洁,门口种植的盆栽蔬菜生机盎然。

  看到28岁的脑瘫儿子张健躺在床上,侧仰着脸,使劲踹着床边的木栏杆,徐桂兰走上前去,帮他翻翻身,让他躺得更舒服一些:“不能坐,不会翻身,只有一个姿势就是躺着。现在力气大了,木床栏也被他蹬裂了,只好拿绳子捆一捆。”这样的一幕,是徐桂兰每天都要反复进行的工作。

  1988年,对徐桂兰一家来说,迎来了一件喜事,儿子出生了。但是一家人还没有来得及享受到添丁的喜悦,就被“天生脑瘫”的诊断击倒在地。对于徐桂兰和家人来说,无疑是个晴天霹雳。带着“这会不会是误诊”的想法,一家人急忙到苏州儿童医院复诊,得到的却是同样的回答。徐桂兰看着怀中的孩子,以泪洗面,却不甘心。她又一次带着孩子来到上海。医生在做了细致检查后,给了她一个模糊的答复:可能没什么大问题,养养看。

  回到周庄,徐桂兰开始认真照料孩子:儿子不会吸奶,她就挤出来喂给他吃;儿子尿了不会哭,她就时不时伸手去摸摸尿布;为了刺激孩子的肢体发育,徐桂兰一有空就给孩子做按摩。然而,当同龄的孩子们都慢慢长大的时候,张健还是不能抬头、无法坐立。这让徐桂兰心头越来越沉,常常一个人抹眼泪。

  含泪坚守,为儿子撑起一片天

  为了给儿子治病,徐桂兰一家先后借了10万元。但是孩子的病没治好,却落下一身债。周围的亲戚朋友看到她操劳辛苦还痛苦不堪,就开始劝她:“丢掉吧!丢到昆山那边的垃圾桶,会有人管的!”“送到福利院吧,这里离那里也不远。有时间你也可以去看看。”但是,任凭别人怎么说,徐桂兰一声不吭:“28年了,我从来没动过这样的念头。如果我把他丢了,他会饿死,会冻死的,我舍不得。”

  就这样,在徐桂兰的坚持下,孩子留了下来。每天早上5点,徐桂兰就起床买菜做饭,儿子醒来后给他洗脸、喂饭、翻身、按摩。家里日子过得不宽裕,徐桂兰常常一大早驾着小船去捕鱼,一个人又掌船又撒网,打起来几条鱼给儿子补充营养。有时候儿子吃米饭吃腻了,别过头去不肯吃饭,徐桂兰就放下碗筷又是包馄饨又是下面条,直到孩子吃下饭才安心。天热了,给他换席子,天冷了给他织毛衣,虽然儿子卧床20多年,却从来没有烂过皮肤生过疮。每天晚上,徐桂兰都要起来5、6次,看儿子是不是蹬了被子,是不是想喝水。有时候儿子半夜不明缘由地嗷嗷直叫,吵得左邻右舍都睡不着,徐桂兰急得不得了,

  却也不舍得打孩子一巴掌,动一根手指头。

  再苦再累,她始终无怨无悔

  日子过得清苦,但徐桂兰却从不跟他人说,也从不在他人面前掉眼泪。她的爱人和女婿长期在外打工,一年难得回来两三回。女儿有时候带孩子去看丈夫,家里就只剩下她和儿子两人。徐桂兰的姐姐徐九妹就住在隔壁,但徐桂兰很少喊亲戚邻居来帮忙。姐姐徐九妹说:“张健小时候理发是带到外面。后来长大了,妹妹就自己在家理。每次理发,他都嗷嗷直叫头乱动,桂兰就自己抱着他一点一点理,即便是理得乱七八糟也不喊我一声。”说着说着,徐九妹忍不住掉下泪来。现在,张健有了一米三四的个头,洗澡也越来越吃力。每次洗澡,徐桂兰先烧几壶水倒进盆,调好水温,再把张健抱下床,清洗擦干,一折腾就是小半天。

  28年来,因为儿子时刻需要人照顾,徐桂兰只打过短暂的零工。前些年,俩人依靠每月600多块的重残补助等救济补贴生活。去年3月,徐桂兰开始领取每月800元的退休金。在外打工的丈夫也会时不时寄一些钱回来,贴补家里的生活。在邻居看来,徐桂兰的日子紧巴巴过得去,但是最苦的还是心里,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但是,徐桂兰说:“只要孩子活着,我就会一直陪着他。因为,我是他的母亲。”

  姑苏晚报记者谷雨

责任编辑:姚丽濛
打印】  【关闭】  【收藏】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