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网搜索

患者是他最重要的考量——听身边人讲述他们眼中的吴德沛

发布时间:2018-08-02    来源:苏州日报
选择文字大小  

  近日,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血液科主任吴德沛被江苏省委宣传部授予江苏“最美人物”荣誉称号,同时被苏州市委宣传部授予苏州市级重大先进典型“时代先锋”荣誉称号。据了解,吴德沛还先后获得过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江苏省先进工作者、“中国好医生”等荣誉称号。日前,记者采访了吴德沛的同事、治疗过的病人等,听他们讲述吴德沛到底是怎样一位好医生。

  他的工作总是以病人为中心

  讲述人:苏大附一院血液科总护士长朱霞明

  在工作上,我与吴德沛主任是医疗和护理的搭档,吴主任对于我们护理工作非常支持。

  血液病患者跟其他病患不一样,非常容易受到感染,为了减少感染,我们病房实施了无陪护理。但是患者和家属不理解我们的无陪护理,甚至会因为不能陪护而跟医院闹,所以我们护士做这项工作其实是非常委屈的,吴主任的支持就是我们坚持下去的动力。首先,吴主任理解我们,其次他并不会因为病人家属的托请就心软打开方便之门,依然坚持该是什么流程就怎么走。无陪护理从1999年全面开展到今天,离不开吴德沛的支持。

  不仅如此,吴主任还不断创新方法,为患者解决床位紧张的问题。2010年我们成立了“一日病房”,病情稳定的患者当天入院做检查、输液化疗,当天就能出院回家,患者免去排队之苦、降低感染几率,又能把床位腾出来给危重必须住院的患者,很受患者欢迎。

  吴主任心系患者,一切为患者着想的精神也给我们树立了很好的榜样,我们在护理工作中也学习吴主任的精神,一切为病人着想,以病人为中心。

  指导儿童医院开展脐血移植

  讲述人:苏大附儿院血液科科主任胡绍燕

  近年来,苏大附儿院在儿童血液病的治疗上也取得了不菲的成绩,我们的发展离不开吴德沛的指导和帮助。

  较外周血干细胞移植和骨髓移植,脐带血移植重建慢、移植早期并发症多,如果没有移植经验,早期死亡率会很高,因此我们一直不敢触碰脐带血移植。吴老师知道我们的想法后说:“有我在,你们怕什么?”他说,脐带血移植一旦超过百天,晚期并发症远比骨髓和外周血干细胞移植少,特别是慢性广泛性排异反应的发生率低,对患儿的生活质量会有非常好的帮助,即使有困难,也要加快发展这项技术。

  记得我们开展的第一例脐带血移植,是一个5岁的急性髓细胞白血病患儿,吴老师晚上9点赶到儿童医院看望患儿、讨论病情、制定治疗方案,连夜为患儿联系、确认适配的脐带血,移植后也每天询问病情。在吴老师的指导下,我们的脐带血移植越做越大,病人越来越多。

  吴老师就是这样一位师长,对年轻一代时时刻刻传帮带,以患者的生活质量作为首要考量,带着我们兢兢业业工作,勇于面对困难,悉心指导,他是以培养年轻人为己任的好老师、好前辈。

  从失败中发现科研突破口

  讲述人:苏大附一院血液科医生马骁

  吴德沛主任在科研方面有着敏锐的洞察力,能从细微之处发现新的突破口,这是我们望尘莫及的。

  2002年,我们遇到一位急性单核细胞白血病患者,这是一种特殊类型的白血病。当时这位患者在移植后的第15天病情全面复发,很多同事包括我都只是看到了病人治疗失败,大家都很沮丧,吴主任却从这次的失败联想到科研上。

  我们实验室在尝试培养单核细胞白血病的细胞株和动物模型,因为这种白血病类型非常凶险,我们希望建立细胞株和动物模型,便于实验室通过M5型细胞株来做全面研究,但是当时整个中国还没有成功培养出这样的细胞株。吴主任想到,这位患者的病情非常凶猛,细胞的增殖能力强恰巧是符合细胞株需要的特性,虽然移植失败了,但是否可以提取细胞来做细胞株的培养?

  事实证明,就是利用这次提取的细胞,成功培养出了国内第一株单核细胞白血病细胞,而这一株单核细胞白血病细胞对后来单核细胞白血病的临床和实验室研究都具有非常大的价值。如果当时没有吴主任敏锐的洞察力,实验室或许就不会得到这么好的细胞来源,或许无法培育出来,也或许要耗费更久的时间。

  亦师亦父默默关心学生

  讲述人:苏大附一院血液科医生陈佳

  大学时期,吴德沛教授不是我的直接任课老师,偶尔会给我们做些讲座,我一直觉得他很严肃,有点畏惧他。后来接触下来我发现他非常和蔼、平易近人,对我们就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

  2013年我在法国欧洲血液骨髓移植中心留学期间生病了,吴德沛老师正好也在法国,他特地去医院看望我。他从袋子里掏出一件件充满家乡味的东西:腐乳、榨菜,让我在异国他乡真正感受到了家庭般的温暖。

  吴老师每次出差回来,第一件事情不是回家,而是先来到医院。

  记得有一次晚上10点,他刚出差回来就直奔医院,看到大家都在工作,他请大家吃了夜宵后就赶着大家去休息,他却独自一人去研究室看数据资料,没有人知道那夜办公室的灯亮到几时,那夜他是否睡了。第二天,我们早上6点醒来时,桌子上已经摆着买好的早饭。他的关心总是这样默默的,有时候就像父亲一样,把我们这群年轻的小辈当做自己的孩子,有时他还会带着我们和师母以及他的孩子一起吃饭,我们就像一个大家庭。

  他是我的“苏州老爸”

  讲述人:2001年骨髓移植患者陈霞

  2001年6月,我在苏大附一院接受了骨髓移植,做手术的血液科主任吴德沛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是我的“苏州老爸”。

  2000年9月,我到苏大附一院血液科求诊时,被确诊为急性非淋巴细胞白血病,经过四个疗程的化疗,病情虽然得到缓解,但根治白血病唯一的办法是骨髓移植。

  当年12月初,在“苏州老爸”吴德沛的陪同下,我和父母到北京人民医院做骨髓移植的配型验血。为了省钱,吴主任建议我们不要坐飞机,把机票退掉。当时,他给我一个人订了卧铺,他们三个人都是座位。到了北京,他还联系车子带我去天安门、王府井等几个重要景点参观了一下。

  经检测,我父母均配型不符,我又是独生女儿,没有兄弟姐妹可以提供骨髓,只能进行非亲缘无关供体骨髓移植。经吴主任多方联系,2001年3月初,从台湾找到了与我配型相符的骨髓供体,供方是一位26岁的青年男子。骨髓移植手术非常成功,让我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

  这么多年来,每年过年的时候,我们一家人跟吴主任,一定会找一次机会像家人一样聚餐。

  (苏报记者 张甜甜)

责任编辑:姚丽濛
打印】  【关闭】  【收藏】  【顶部
主题活动更多>>
  • 苏州最美人物网上发布厅.jpg
  • 28467.jpg
  • QQ图片20180402153728.jpg
  • 111.jpg
  • 284.jpg
每日一经典更多>>
夫学须志也,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

—摘自诸葛亮